第一卷 阴谋 第二十五章 银光碎片(1 / 1)

!--go--

两座空坟,坟内安然的摆放着木棺,木棺内空无一物,对于这个情况,青儒许只给出了两个不同的看法,一是坟墓被他人挖起过,并把夫妻二人的尸骨取走后重新掩埋出坟墓,二是牛志发疯逃离后,木棺内的尸体被人掠走,随后埋下这两座空坟。

两座坟已经经历了十载,任何的痕迹都已被侵蚀殆尽,无从考证,二人再度陷入了盲区,就在此时,李重离拍了拍手掌道:“王今梦附身牛志,讲述的那段往事是不是有纰漏我们没发现?”

“他不是只讲了埋他们的时候,见鬼发疯的事吗?”青儒许满头雾水的问道。

“那个徽章呢,拿出来!”李重离忽然拍了下后脑道。

青儒许闻言,在包裹内翻看着,小小的包裹里装的物品还挺多,翻了一小会后,青儒许面露笑容的拿出那枚破旧徽章,接着交给了李重离。

“走,上山。”李重离收起徽章,看了眼王今梦的墓碑后道。

青儒许带着惊讶与疑惑的表情嘴巴微张着,眼睛直直盯着李重离,随后丝毫不解的问道:“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李重离此时心中已有大概,但还是需要亲自询问一遍王今梦的亡魂才能得以证实,这件十年前的事,既然能牵扯到圣堂,李重离对圣堂这个神秘的组织一直抱着好奇心。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李重离话音落完,径直从坟墓后方进入了西风山。

青儒许一头的雾水,这李重离说的不明不白的就要进这西风山,又得见一次那凶厉的女鬼王今梦,青儒许心生寒颤,摸了摸包裹里的符咒,符咒所剩不多了,这一次怕是要拼命了!

已经率先进入西风山的李重离感觉身后无人跟随,转头扯着嗓子喊道:“青道长,你快些!”

青儒许闻言惊醒,嘴上“哦”了一声,飞也似的追上李重离,二人再度踏入西风山,依然是夜晚,月光依旧是那么暗淡。

有了之前的上山经验,二人熟门熟路的很快就遇到了第一块奇怪的雕像,参照着雕像所雕刻的四肢方向行去,很快就来到了西风山的荒废寺庙楼梯前。

雾气忽浓忽淡,不具备攻击性的围绕着二人,青儒许缓缓从包裹中抽出桃木剑,夹带着几张符咒,准备碰到女鬼王今梦的第一时间就给她来个措手不及的攻击。

李重离左手举着火把,见青儒许那有些惊恐的模样,虽然有些想笑,却憋了回去,毕竟这只是自己的猜测,若是猜错了,二人想必又要苦战一番。

“王今梦?”李重离轻声的朝荒废寺庙内喊道,随着声音的传出,荒废寺庙内刮起一道阴风,二人周身的雾气随风散去。

而此时的青儒许已经摆出了作战的姿势,左手拿着符咒,右手持着桃木剑,虽然姿势很英武,但后腿根的轻微颤抖还是被李重离发现了,李重离没去戳穿他,毕竟上一回的教训还历历在目。

“呵呵呵呵呵~”

阴风刮过后,荒废寺庙中传出女鬼的笑声,让本就有些胆颤的青儒许微微往后撤了两步,而反观李重离,则缓缓的从圆缺内取出一柄长剑,以防女鬼王今梦的突袭。

随着笑声愈来愈近,一团青光从二人面前的土地中钻出,女鬼王今梦英姿显露,手中依然提着那柄令人望而生畏的长剑,稍微举起便能直伤二人,李重离与青儒许在缓缓的后退,退至安全范围后方停下脚步。

“王今梦,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死前是圣堂的人!”李重离从圆缺中取出那枚徽章,缓缓说道,接着把徽章的两个面都翻给她看了一遍。

“继续说。”女鬼王今梦尖锐不带丝毫情感的道。

“十年前,你逃离了圣堂,来到了西风山脚下的村庄,你想摆脱圣堂,做一个普通人,你一步步褪下圣堂附加在你身上的关辉,你的武力,你的修为,但你不知圣堂早已视你为叛逃,必须将你处死。”

“你假装爱上高阳,与高阳成婚,想以这种普通人的生活,改头换面,摆脱圣堂的追踪,但这枚徽章,你无论如何都无法摆脱!”

说完还特意把徽章抛过去,王今梦随手接住了徽章,看着手中那枚间接害死她夫妻二人的“不祥之物”,心中夹带着憎恨与可笑。

“你很聪明,可惜我与夫君成婚那一段你猜错了,我与夫君是真心相爱,他是一介凡夫,想必没人会认为圣堂的人会爱上一介凡夫吧。呵呵..”王今梦夹带着温柔的语气说着,作为魂体的她,眼中竟流露出了情感。

“我与高阳在这村内过着二人生活,他外出务农,我在家中纺织做饭,日日夜夜如此,可是圣堂,他们可恶,卑劣,下流!”说到此处,王今梦声音从方才温柔的语气,忽然变得尖锐,冰寒。

“他们不仅玷污了我!还杀了我夫君,夫君什么都不知道,他不知我是圣堂的人,他不知是我给他带来了杀身之祸,我要复活他,我要复活我,我要屠尽这圣堂!”王今梦身边渐渐聚起戾气,一股夹带着阴风的戾气。

“复活?这世上哪有死而复生之事,就算把你们二人的尸体保存的再完好,那魂魄呢?”李重离扯着嗓子对王今梦吼道。

“所以我需要你们帮我,帮我拿到胤莲,我自有复活的办法!”王今梦声音变得有些急促道。

“我们凭什么帮你,人鬼殊途,这逆天而行之事岂能说做便做!”青儒许挺身向前道,桃木剑指王今梦,左手紧紧捏着符咒,准备随时扔出。

王今梦收回长剑,手中忽然多出一块发着淡淡银光的碎片,指了指李重离道:“凭这个!巫鸿影,我想你应该会帮我的吧!”

“巫鸿影?”青儒许疑惑的往边上看了两眼,这里除了李重离和他,就只剩下前方的女鬼王今梦了。

“圣堂的名闻阁果然名不虚传啊,你在圣堂混得如此职位,为何会沦落到这副田地?”李重离有些语重心长的询问道。

在圣堂中,高阶的刺客或进入长老会的刺客,身份都会变得非同一般,与那宫廷内的官职不同,高阶的刺客能够进入那世人之事皆知的名闻阁,而长老会除了能进入名闻阁外,还有更高的权利,至于是何等权利,只有进入圣堂长老会后才能得知。

李重离双目望着那枚浮现于王今梦手中的碎片,手指了指那块发着淡银色光芒的碎片道:“你提出的这个条件确实很诱人,而我也恰恰很需要你手里这块...碎片。”

“不过,我有一点不懂,既然只需要胤莲,你为何要杀这..村里的人?”李重离满是不解的问道。

女鬼王今梦收回浮于手中的碎片,接着抽着那柄长剑,摇晃了两下道:“自然是为了增强我的实力!不然,来个道行深的道士把我收了,圣堂的仇我可以放下,但我一定要复活夫君。”

青儒许听完这段话,举剑就要冲过去,但被李重离抬手拦了下来,李重离望向他,对他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冲动。

拦下了青儒许,李重离重新望向女鬼王今梦,说道:“我答应给你带来胤莲,但村中的老百姓,你不能再加于伤害,事成之后,永远离开这里!”

“成交!”话音落完,女鬼王今梦便化作青光消失在原地。

王今梦消失之后,青儒许瞪着李重离,带着些许怒气道:“为什么要帮她!!”

“你有什么办法能解决这件事?...我有!”李重离从容的回答,答完便转头朝山下行去,等青儒许回过神来,李重离早已消失在夜色中。

青儒许的转头看了看荒废寺庙,心中有种杀进去的冲动,但冲动的想法一瞬间便熄灭了,愤愤不平的收回桃木剑,转头朝下山的方向走去。

渐渐进入深夜,空气变得寒冷,青儒许虽然很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打不过王今梦,也没有别的办法能阻止王今梦行凶,只有李重离拿胤莲去交换了。

青儒许一路上都在思考着那块银光色的碎片和李重离有什么关系,更令青儒许好奇的是那王今梦那一声“巫鸿影”,王今梦为何叫唤李重离为巫鸿影!

百思不得其解的青儒许走了不知多久,眼前出现了方才搭好的营帐,营帐附近只留下二人吃剩的骨头和尚有一丝余温的炭火,李重离并没有在此。!--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