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出局(二)(1 / 1)

!--go--

(去看网.)

就在荀慧儿跌跌撞撞地跑下阁去的同时,几名宫人领着一个男子款款走了上来。去看网--.7-K--o-m。看那男子的打扮,不像是京城中京官的装束,双手虔诚地捧着一只精致的狭长木匣,神情庄严而肃穆。

“陛下,卑职奉扬州刺史杨大人之命,特来向陛下呈现一件宝物。”来者向志泽鞠躬作揖之后,双手呈上那只神秘的木匣。

“宝物?”志泽一脸好奇地凑上前去,将那盖子轻轻一掀,双眼顿时冒出光来。“果然是一件价值连城的宝物!”

志泽的话吊起了众人的兴趣,只是因为有木匣遮掩,谁都没有看清楚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直到志泽小心翼翼地伸手将那物件从木匣中取出,众人这才一下子恍然大悟,原来是一把看起来时间久远的青铜宝剑。

根据以前学到的历史学知识,我大体上能猜到这柄青铜剑的价值。志泽小心翼翼地将剑从锈迹斑斑的剑鞘中抽出,一阵寒光从众人眼前闪过,想不到这剑居然全无锈迹,志泽的手指小心地划过剑刃,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随后在众人的屏气凝神的注视下,取了自己鬓边的几丝头发,放在剑刃前微微一吹,那几缕发丝轻飘飘的断为两节。

“好锋利的剑。”志泽低声赞叹一句,底下的众人也同样啧啧称奇。扬州刺史的使者见此情景,也有些飘飘然,话语中也多了几分底气:“前段时间,吴越的百姓建房打地基,无意间挖掘到了这柄青铜剑,春秋时吴越一带制剑之法尤为精湛,只可惜并没有流传下来的传世佳品。刺史大人不敢私留,特地召集各地工匠,重新打磨锻造,去其锈垢,献于陛下。”

“陛下英明神武,宝剑稀世罕有,正所谓宝剑配英雄啊!”得知这柄剑的传奇来历后,大小官员们不免再对志泽美言几句。志泽似乎也对这柄剑很是满意,拿在手里把玩个不停。

“陛下,陛下,酒来了。”一转身,荀慧儿气喘吁吁地出现在众人眼前,一个来回居然只用了这么短的时间,着实令人惊奇。荀慧儿正了正神色,捧着酒壶缓步走到志泽面前。

志泽的注意力一直都集中在手上的剑上,对刚才荀慧儿的话丝毫没有反应,荀慧儿尴尬地捧着酒壶站在志泽一旁,见志泽久久没有反应,不得不颤声继续说道:“皇上,您要的酒慧儿已经给您取来了。”

志泽漫不经心地哦了一声,眼睛依然没有从那柄剑上挪开,只是凭空伸出了自己的一只手,似乎在空中抓着什么。

荀慧儿脸一红,小心地将酒壶放到志泽手中,志泽接过酒,丝毫没有顾忌堂下的群臣,自顾自地拿着那酒壶的壶嘴往自己嘴边送,但他似乎太痴迷于这把新得到的宝剑了,一不小心居然把酒洒了出来,还溅到手中的剑上不少。

“快,快拿东西来擦擦!”眼看剑上被撒上了酒,志泽当时便慌乱了起来,急忙招呼起来,生怕这剑因此而生锈。

荀慧儿站得离志泽最近,理所当然地是她第一个最先反应过来,当即手忙脚乱地掏出自己的手帕,想把志泽擦拭,可谁知,她刚一凑上前去,眼睛立马瞪得大大的,像是见了什么恐怖的景象一样,吓得连连倒退数步,嘴里喃喃地嘀咕着:“怎么,怎么会这样...”

志泽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待他仔细一瞧,不禁也骤然变色,猛地将那柄剑投掷在地,不无恼怒地喝道:“这是怎么回事!”

凑上前去一看,无怪乎志泽和荀慧儿如此惊诧,原来那柄剑上沾到酒的地方,剑身的颜色居然变成了触目惊心的红色!现场的气氛骤然紧张起来,在场的众人都心知肚明,这一怪异的情况恰恰说明了一点——酒里掺了东西。

“荀贵人!这酒里,这酒里到底有什么东西!”志泽如同一头咆哮的狮子,双眼环睁,愤怒地盯着瑟瑟发抖的荀慧儿。

“陛下饶命...可是,陛下,臣妾真的没有在酒里掺杂任何东西啊,陛下!”荀慧儿直接瘫倒在地,也顾不上什么风度了,惊慌失措地为自己做着辩解:“陛下,也或许是这剑上原本就涂了什么东西,只要是酒...”

还未等荀慧儿说完,志泽猛地拾起地上的剑,愤怒地砍向一旁的酒坛,伴随着咣当一声巨响,酒坛四分五裂,清冽的酒浆撒了一地,空气中顿时弥漫着浓烈的酒的气息。

“你看到了吧,还想狡辩!分明是你的酒里有东西!”志泽拿起剑在荀慧儿眼前晃了晃,剑身虽然被别的酒浸泡过,但刚才留下的那一片红色的区域,却是依然那么醒目扎眼。

“这...”荀慧儿登时哑口无言,志泽不屑地瞟了她一眼,随即吩咐道:“去,给朕把太医找来!”

本书首发。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