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章 不速之客(1 / 1)

!--go--

话到这个份上,也就差不多了,没必要非得理不饶人。曲兰心低下头,沉默着继续吃饭。齐晓芳喂好孩子,转身坐对餐桌,拿起碗筷开始吃饭。

沉默吃饭良久,赵玥瑶心里窝火难受,又忍不住说:“是!在带孩子方面,作为母亲,我是有不足的地方,可事情是一事归一事,不能混着谈!关于房子,我可听说了,公公殉职,得了一大笔补偿金,包括这房子,这可都算是父母遗产的,尚淳是有权继承一半的,属于他的部分就应该给他,你这个做大姐的,凭什么独吞?而且,你要是不赡养婆婆,也理应少拿遗产才是……”

“说完了吗?”曲尚淳忍无可忍,愤怒喝斥,“不想吃饭就马上滚!”

每当提起他爸,他妈妈就忍不住伤心落泪,这点他无法忍,若是在他奶奶面前提起,令他奶奶伤心落泪,他会更无法忍,会愤怒得直想揍人,而现在,他是已经很克制自己的情绪了。

“哎!曲尚淳,我是你老婆耶!我都是为你、为孩子好耶!”赵玥瑶又愤怒撒泼起来。

曲兰心看一眼深低头吃着饭,以手背抹一下鼻子的妈妈,突然怒怼过去,“赵玥瑶,你的这副嘴脸真的很丑陋!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你这种嘴脸的人,真是大开眼界了!”

“你……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又好到哪里去?”赵玥瑶气急败坏,上气不接下气愤怒反驳。

“是,我爸殉职是有补偿金,可那时我姐弟俩还小,上学以及家里各种花销,你觉得还能剩多少?而这栋房子,是作为我订婚的礼物赠予,所以是过在我名下,清楚了吗?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手划脚?”

“就凭我是尚淳的老婆,我觉得这不公平!不行吗?”赵玥瑶转头看向曲尚淳,又说,“尚淳,你说句话啊,你觉得这公平吗?”

“小淳,我说句实在话,你别不爱听,你这个老婆留不得,自私自利,没心没肺,目中无人,不知感恩,不懂疼人,还索取无度,将来老了,有你受的!”

“啪!”曲兰心很不屑的话还没说完,方韵华就重摔筷子怒骂起来,“我说曲兰心,你可别太过分了!你自己离了婚,不要就心理扭曲,巴不得所有人都离婚,我女儿离了婚,对你有什么好处?对你们家有什么好处?啊?”

“哼!”曲兰心很不屑、很无奈地冷笑,“小淳,看到没,你这个岳母就是你这个媳妇的将来,你要么活成你岳父的样子,要么就受气过日子,将来老无所依……”

“噗!”赵瑞诚实在听不下去,突然操起自己手边的酒杯,直接将酒泼到曲兰心脸上,令她不禁受惊震愕住口,“我让你血口喷人,满嘴胡说八道!”

与此同时,赵玥瑶气得直跳脚,站起身绕过曲尚淳身后,跑到曲兰心身边就动手打人,“我让你见不得别人好,一回来就挑事儿,搬弄是非……”

齐晓芳见状,急忙放下碗筷,起身上前护着女儿。而曲尚淳起身拉开老婆,气恼之下,直接就是一巴掌扇上去,“啪!”

赵玥瑶一下子被打懵,就连她的父母也不禁惊愕愣住,如瞬间石化了一般,随后赵玥瑶反应过来,捂着左脸颊歇斯底里哭喊道:“曲尚淳,你竟然敢打我!我可是你老婆,你竟然动手打我!”随后张牙舞爪还起手来,“我跟你拼了!”

赵瑞诚站起身,气急败坏疾冲上前,也动手推桑起来,要为女儿出气,“我的女儿嫁给你,不是让你打的!你个混账东西!畜生!”

曲尚淳正在气头上,直接将赵瑞诚猛地一把推开,令他猛地踉跄后退几步,直接撞到墙上,还猛地一把抓上赵玥瑶的脖子,扼制住她,令她停下抓挠,咬牙切齿说道:“赵玥瑶,这日子没必要过了,明天就去离婚!”

曲尚淳上过军校,目前是技术类文官,但是毕竟练过身手,怒不可遏起来,直令人不禁震惊害怕。

方韵华情急之下,急忙上前抱住女儿,连连拍打他的手,要他松开手,“曲尚淳,你能耐啊,你打女人,打老婆算什么男人,放开,快给我放开!”

曲尚淳懒得反驳什么,直接甩开手,阴沉怒喝道:“滚!马上给我滚出去!”

齐晓芳见孙女早已被吓哭成泪人,急忙转身去抱起孩子,情急安抚起来。

赵玥瑶心里突然十分害怕,害怕失去一切,情急之下,惊慌上前,抓着曲尚淳的手,哀求道:“尚淳,对不起,我知道错了,看在孩子的份上,原谅我这一回吧,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滚,我受不起!”曲尚淳愤怒甩开手,转身去抱还在哭泣的女儿,急忙安抚,“哦,小欣乖,没事儿没事儿,不哭不哭,有爸爸在呢!不哭不哭……”

“尚淳,对不起……”

赵玥瑶还想追上去道歉,她妈妈却一把拉住她,“行了,道什么歉?你又没错!”随后拉着女儿就往外走,“走,咱们回家,以后求着咱们回来也不回这破地方!走!”

“妈……”赵玥瑶哭得满脸泪水,欲言又止,被她妈拉着往外走。

赵瑞诚扶着腰部,恼怒跟着往外走,什么也不再说。

曲兰心沉默坐到位子上,拿起纸巾擦拭脸上、头发上的酒汁,心情很郁闷很不好,什么也不说。对于发生这种事儿,真不是她想看到的,也并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个样子。

“叮咚……叮咚……叮咚……”

客厅内,李佩秀在陪曲怀仁吃饭,突然听到门铃响起,就从沙发上站起身,走去开门。

曲怀仁坐在一张小凳子上,以茶几为餐桌,正安分吃饭,看着她往外走,并没说什么。

“谁啊?来了。”

李佩秀走到门后打开门,见是贺谨珹在按响门铃,一身西装革履,手里提着一篮水果,顿时一脸不悦斥问:“你来做什么?”

意料之内的反应,贺谨珹并不以为意,只是微笑问候:“奶奶,近来好吗?”

“好着呢,用不着你这贵人惦记,假惺惺!”李佩秀嘴上虽然不客气,但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身往里走,并没有赶人,将贺谨珹拒之门外。

贺谨珹无奈一笑,直接迈步进门,随手带上门。!--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