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元素学院(1 / 1)

叫我女神大人 刘小偶 7020 字 1个月前

!--go--

慕容宝宝等人一大早就出发,经过闹街,来到一片僻静,周围没什么建筑物的道路。

这里的寂静,与不远处的闹街形成鲜明对比。

再经过一段约十米高,长长的阶梯,终于来到了学院门口,元素城的最南面。

只见周边是围起来的白色城墙,中间有一暗红色大门。

大门此时紧闭着,大门上方气势磅礴,红底金字的写着‘元素学院’四个大字。

墙体很厚,宽约十米,在上方大门的左侧墙台上,有一亭子。

亭子白纱幔幔,亭中隐隐约约能见一白衣老者与一紫衣年轻女子正对弈着。

而周围百姓也非常自觉,对学院非常虔诚,并没有随便靠近学院。

所以此时,学院门口,只有学院的新晋弟子。

慕容宝宝带着小雪还有李秋乐一来就看到这一幕,身后还屁颠屁颠的跟着夏一夜。

夏一夜是半路遇到的,她在见到慕容宝宝的瞬间激动的不行。

这些天为了躲避范田,她可一直躲在客栈里不敢出来,就怕遇到范田了。

今天鬼鬼祟祟出门,没想到刚走不远就碰到慕容宝宝,她激动坏了。

这一路上也没见到范田,她心里总算踏实了。

没碰到范田,那就是说,范田那个纨绔子弟根本就入不了元素学院。

他能进元素城,大概也是托了关系才来的。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她还是紧跟着慕容宝宝好一点。

此时夏一夜正在为她的机智一脸得意。

只是还没等她得意完,后面一道熟悉且愤怒的声音响起。

“夏一夜!”

夏一夜身子一僵,有些不可置信的转身。

慕容宝宝也听出了声音的主人,她淡淡的扫了范田一眼,并没有出声。

“你你你……你怎么在这里?”夏一夜结结巴巴的说。

范田阴森森的说:“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夏一夜不爽的撇过脸:“一点都不!”

范田一脸冷笑的看着夏一夜说:“夏一夜,本公子劝你别躲了,你总有落单的时候。”

夏一夜看范田一脸不怀好意,她赶忙躲到慕容宝宝的身后说:“本小姐怕你啊!本小姐老大在这里,看你敢拿本小姐怎么样!”

慕容宝宝嘴角微微抽了抽,她什么时候成夏一夜老大了?她怎么不知道这事?

前些天碰到还一口一个慕容大小姐的,加上今天,她也就见了夏一夜三次面而已。

她倒是自来熟,这改口改的也快。

李秋乐笑呵呵的问:“你什么时候收了这么一个手下的?”

慕容宝宝扶额:“我可没说做她老大的。”

夏一夜急了,一脸可怜巴巴的看着慕容宝宝说:“别啊老大,你可得罩着我的,不然我绝对会被那禽兽撕了的。”

慕容宝宝汗颜,禽兽好像不是这么用的。

夏一夜本事倒是没有,但惹怒人的本事倒是不小,这范田听到她骂禽兽,应该要气爆了吧!

果然,范田一脸暴怒的指着夏一夜说:“你骂谁是禽兽?”

夏一夜‘噗噗噗’做了个鬼脸说:“谁接话就说谁咯!”

范田一脸气急败坏。

慕容宝宝看了眼身后的夏一夜说:“你二人的事,还是处理好再说,毕竟是你对不起人家在先的。”

范田听到慕容宝宝的话,眼睛圆瞪,吃人般的看着夏一夜问:“夏一夜,你是不是都和她说了?”

夏一夜低着头,不敢看他,那表情就是她不说,范田也知道,夏一夜肯定什么都和慕容宝宝说了。

“好好好,夏一夜,本公子和你没完!你就躲吧!躲得过初一,你也躲不了十五,哼!”

说罢气愤的转身就走开了,此时范田真的恼怒到极点,但也知道这里此时人多,不能过多的纠缠。

否则知道那件事的人会更多,这让他以后怎么在元素学院待下去。

反正来日方长,他总会想到办法逮到夏一夜的。

但他此时想离夏一夜远一点,因为夏一夜总能挑起他的怒火,他怕如果此时不走远一点,会被夏一夜给活活气死。

看着范田转身走远,慕容宝宝转头看着大门,这大门非常宏大壮观,比起元素城的大门还要大上几倍不止,而且也大气不少。

很快,人越来越多,此时站在门口的,都是此次的新生,老生早在前些天已经回到学院了。

这时,又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姐姐!”

慕容宝宝拧眉,一脸不喜淡淡的看了来人一眼,随后转移视线,好似看到屎般的恶心。

来人正是微微有些气喘,脸蛋红扑扑的慕容倾倾,大概是走那十米阶梯,有些累着了。

身后还跟着冷文琴,冷文琴一脸高傲的看了慕容宝宝一眼。

此时的慕容倾倾蒙着面纱,不过不同于慕容宝宝,慕容宝宝完全是不想因为容貌引麻烦。

而慕容倾倾是知道现在她的名声差,所以此时她蒙着面纱不让别人认出她才是最好的选择。

慕容倾倾见慕容宝宝一脸不喜,她也没有表现出不满。

她微微一笑,看着慕容宝宝说:“姐姐这是不愿意见到妹妹?”

慕容宝宝淡淡的说:“你知道就好。”

慕容倾倾脸色微微一变:“你……”

她完全没有想到慕容宝宝会这么直接。

不过她也不恼,反正慕容宝宝也活不了多久了。

前阵子皇后姨母找过她,她才知道,当初慕容宝宝和叶儒打赌,叶儒输给慕容宝宝的居然是一颗灵珠。

皇后那天派月北去刺杀慕容宝宝,但因为久久等不回月北,她知道月北怕是已经惨遭毒手。

皇后觉得慕容宝宝一个弱女子,就是会些拳脚功夫,但也不可能是月北的对手。

月北会死,那么真想只有一个,慕容宝宝身边有高人护着。

皇后本想联合叶儒对付慕容宝宝,没想到叶儒并没有见她,她只能找慕容倾倾来,把叶儒送慕容宝宝那颗珠子是灵珠的事说给慕容倾倾知道,打算借叶儒的手去除了慕容宝宝。

虽然慕容倾倾不知道灵珠能做什么用,但据说灵珠可是元素女神的长身物,光听是元素女神的东西,就知道这东西是个无价之宝。

没想到慕容宝宝走了狗屎运,居然能得到灵珠,想想就嫉妒。

可惜单靠她自己还真无法对付慕容宝宝,只能请师傅出马,这灵珠到时候估计也是入师傅的口袋。

不过也罢!能杀了慕容宝宝最好。

想到这,慕容倾倾一脸高深莫测的看了慕容宝宝一眼说:“姐姐,有些东西呢!不该是你的,就不要痴心妄想,免得引来杀身之祸。”

说罢捂着嘴偷笑,没等慕容宝宝出声,转身带着冷文琴缓缓的走开了。

冷文琴走之前还不忘对着慕容宝宝‘哼’了一声。

慕容宝宝皱着眉头看着慕容倾倾的背影,这慕容倾倾话里有话,她倒是听出来了,只是不知道她想表达什么?

不过也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怕过谁了?

墙台凉亭里,老者看对面的紫衣女子一直盯着慕容宝宝看,一脸恭敬的的问:“上神,您要看的就是那着红色罗裙蒙着面纱的女子?”

紫衣女子灵动的大眼睛看着底下的慕容宝宝,眼睛微微弯起,心情不错,很是愉悦的模样:“没错,就是她!”

老者点点头,小心翼翼的问:“那上神,她是否需要特殊照顾?”

紫衣女子摇摇头,一脸崇拜的说:“她可不需要,她厉害着呢!”

老者看向慕容宝宝皱了皱眉头,这也看不出她哪里厉害了,不过上神的话,他可不敢反驳。

紫衣女子看时辰差不多了,才放下棋子说:“不下了,今天就到这里了。”

说罢!没等老者反应,女子瞬间就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一盘他无法破解的残局。

老者摇摇头苦笑,他的棋艺再怎么练,都不及上神的千分之一啊!

而发现女子突然消失的,就只有慕容宝宝。

只因她一出现,她就发现墙台上一道似有若无的视线正窥视着她,所以她不禁也多看墙台上的凉亭几眼。

此时看着墙台上只有一老者在愣神,慕容宝宝拧了拧眉,那紫衣女子怕不是个普通人。

普通人可无法如此,一个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不见。

不过这里是元素学院大门,女子会突然不见倒不奇怪,因为这女子有可能就是元素学院的人。

老者整了整白色长袍,缓缓的起身,手轻轻一挥,大门‘吱呀’一声,自动打开。

慕容宝宝皱着眉头看着大门的里面。

此时大门是打开的,但她却只能看到一片白雾,而天空则是蓝天白云,看不出里面有学院,或者有建筑物的模样。

老者缓缓出声,声音不怒自威且带着一丝严谨:“元素学院大门已开,尔等可进入,至于将来的造化,全凭个人。”

说罢老者原地消失。

所有人,除了慕容宝宝和李秋乐,其他人都愣住了,不明白为何老者会突然消失不见,都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几乎都统一动作的揉`擦眼睛。

慕容宝宝看着老者消失不见,并不吃惊,她带着李秋乐几人缓缓的走进大门。

而其他人见有人率先进去,也紧跟其后。

进入大门,慕容宝宝才发现,原来门口看到的白雾是类似障眼法的东西,在外面看与在里面看元素学院简直就是两个世界。

大门后是一块很大的石碑,高约莫五米,宽二十米的模样。

慕容宝宝细细的看着石碑上的字,果然和焚寂说的一样,这上面介绍的是真正的元素学院。

其他人也看呆了,就是慕容倾倾,此时也是一脸震惊,随即一片议论纷纷。

“我是不是在做梦?元素学院居然是一座修仙学院!”

“本公子能很肯定的说,这绝对不是在做梦,刚刚本公子已经掐过自己了,是疼的。”

“天啊!那是不是说本小姐可以成为仙女了。”

“这可难说,刚刚那老者不是说过了吗?将来的造化全凭个人,也就是说,有可能会失败的。”

“哼!本小姐一定会成功的。”

看着石碑上的字,就是冷文琴也有些反应不过来,头部有些僵硬的转过去看着慕容倾倾:“表姐,这元素学院好像不是咱们想象中的那样。”!--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