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诛杀汉奸求收藏求推荐(1 / 1)

陈羽知道前面这个做轮椅都就是陆乘风,而推轮椅的就是陆乘风的儿子陆冠英,至于后面跟着的五男一女正是江南七怪剩下的几人。

陈羽还没来的及打招呼,就听见郭靖激动的声音传来:“大师傅、二师父、三师傅……几位师傅你们怎么在这里?”

声音刚落,郭靖就跑到了江南六怪的身前跪了下来,穆念慈也赶快跟上去跟着跪了下来。

柯镇恶听到郭靖的声音也是非常激动,连忙将郭靖拉起来,然后对着郭靖说道:“靖儿让大师傅摸摸,嗯,瘦了点,但是更加坚实了。

不错,你和陈羽小子最近做的不错,一路上没有愧对侠义二字,师傅们也是为你开心啊。”

朱聪这个时候也是出来说道:“不错靖儿,你们这一路上所作所为,我们几个是天天都能听到,你大师傅对你也是非常满意的。”

韩小莹则是将穆念慈扶起,也是嘘寒问暖的说着话,陈羽上前见礼,几人也是非常客气的回礼。

毕竟陈羽再也不是当初那个毛头小子了,而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大侠了,所以该有的礼节必须做到位。

而陆乘风则是一脸懵逼的看向江南六怪和郭靖等人,过了好半晌看到众人在家门口嘘寒问暖,这才说道:“几位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我们移居大堂在说,如何?”

江南六怪也是不好意思了,朱聪只好出来打圆场抱拳说道:“陆庄主说的是,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靖儿念慈还有陈大侠黄女侠我们进里面在说吧。”

陈羽是没有意见的,只有黄蓉有点不开心,因为众人好像把她无视了,陈羽只能上前将黄蓉的手握住,然后给她一个深情的微笑,黄蓉瞬间就没有了脾气,只能跟着陈羽一起向着庄子里面走去。

几人走过了前院来到了大堂之上,但是主位的右手边坐着一个白须老者,手里拿着一个大蒲扇缓缓的扇动着,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

看到老者陈羽才明白了过来,这是正好赶上了陆家庄的剧情了,不过杨康已经被郭靖杀了,梅超风为什么还会来陆家庄呢?

陆乘风看到陈羽望着老者沉思,以为陈羽在想这个是什么人,所以笑着对着陈羽说道:“陈大侠,我向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江湖上有名的前辈,铁掌帮帮主人称‘铁掌水上漂’的裘千仞裘老前辈。”

“哦,原来是‘铁掌水上漂’裘老前辈,晚辈陈羽这厢有礼了。”陈羽只能安耐住好奇的心理,施展出影帝级演技,装作非常敬佩的样子对着‘裘千仞’抱拳施礼说道。

裘千丈的演技也是一流的,装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对着陈羽点了点头淡然的说道:“嗯,你就是最近江湖上微有薄名的陈羽了?”

“呵呵,正是区区在下,些许薄名倒是让前辈见笑了。”

陈羽眯着眼睛说道,心里却在想:“这狗东西真是能演,要是放到人界,绝对是奥斯卡影帝,演的估计他自己都相信自己就是裘千仞了,等我拆穿你这老东西之后,在慢慢收拾你。”

“嗯,既然如此,就请坐吧。”裘千仞说完就不在看陈羽,气的黄蓉就要动手,陈羽却拦住了,暗中给黄蓉使了个眼色。

黄蓉马上明白了过来,这是陈羽要使坏了,所以也就笑嘻嘻的和陈羽坐在了末尾。

陆乘风看到众人都坐下了,只能对陈羽和黄蓉歉意的笑了笑,然后让陆冠英将自己扶到了主位坐下之后才说道:“这一次是我的老对头来找我寻仇,幸得江南七侠相助,更有裘老前辈和白衣侠侣夫妇前来,相信这一次一定要我这对头吃不了兜着走。”

裘千丈听到这里笑着说道:“陆庄主放心,不管你的对头是谁,有我在就绝不会让他嚣张,只不过我这里有一件好事与诸位分享,不知诸位可愿意一听呢?”

其他人都是一脸懵逼,这个‘裘千仞’不请自来不说,还有好事与他们分享,这怎么可能呢,毕竟都是第一次见面,但是陈羽却双眼微眯。

右手已经放到了剑上了,陈羽最恨的就是狗汉奸,这个裘千丈居然在自己面前打算向原著一样商谈投降金人的事情,真是找死。

陆乘风毕竟是陆家庄的主人,看到所有人都是一脸疑惑的样子,只能发言问道:“哦,不知道裘老前辈说的好事是什么呢?”

裘千仗听到陆乘风发问,站前来环顾了一圈众人,然后得意的一笑:“如今宋廷羸弱大金正盛,我得到消息大金打算在六月之内兵发大宋,到时候生灵涂炭,我辈侠义之士岂能坐视不管呢。”

其他人听到裘千仗这样说,都以为裘千丈是侠义人士,都是点头赞叹,陈羽却站出来问道:

“既然裘老前辈这样说,必然是有什么好办法吧,不妨说出来听听。”其他人也是同声附和。

裘千丈看到众人那期待的眼神,才摇了摇手中的大蒲扇说:“其实很简单,如今大宋朝廷腐朽,贪官污吏横行,百姓苦不堪言,前有大金六王爷找到老朽,让老朽帮忙找到武穆遗书。

只要找到了武穆遗书,到时候以金国的强兵攻宋,必可一战而定天下,到时候百姓就不用受苦了,岂不是我辈侠义之士所应该做的。

陆庄主在整个太湖都是大名鼎鼎,在绿林中也是享有盛名的人物,六侠更是成名已久,只要诸位联合起来找到武穆遗书到时候荣华富贵享用不尽。”

裘千丈说道这里,还非常得意的大笑了起来,仿佛已经成事了,其他人同样被他的话给震惊到了。

只有陈羽冷笑连连,对着裘千丈说道:“哈哈,还真是老前辈啊,只是不知道老前辈难道不知道在下等人曾经杀了你所说的六王爷之独子么?”

裘千丈听到陈羽这样说也是大吃一惊,对着陈羽说道:“什么,你居然敢杀六王爷独子,当真大逆不道,陆庄主还请你将此贼擒下献于六王爷,到时候一定是大功一件。”

陈羽没有看裘千丈,而是看向陆乘风,陆乘风也是感受到了陈羽的杀意,后辈瞬间被冷汗浸湿。

这可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啊,在他面前说什么背叛汉人不是找死么,再加上本来就不耻裘千丈的为人,所以立马大义凛然的说道:

“哼,多谢裘老前辈的好意,但是我陆乘风虽然不是什么大英雄,但是民族大义还是知道的,要我欺师灭祖,我陆乘风绝对做不到。”江南六怪也是站了起来,同样怒视着裘千丈。

“哦,看来陆庄主是执意要与大金朝廷为敌了?”裘千丈看到陆乘风和江南六怪的态度,就知道这件事情不可能了。

就玩起了原著中的把戏,将杯子用金刚钻割破,以彰显自己的功力深厚,其他人还真的被吓到了,就连黄蓉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

但是陈羽和其他人不一样,他是知道这是装的,所以直接拔出青釭剑指向裘千丈:

“哼,‘好内功’,就是不知道你的手中功夫是不是和你的‘内功’一样厉害。”黄蓉见此,也不说话同样拔出了倚天剑。

裘千丈看到陈羽拔出宝剑指向自己,立马吓得冷汗直冒,他可是知道陈羽的大名的,嫉恶如仇,要是他要真拼命,自己岂不是要死在这里。

只能继续吓唬他:“哼,我是前辈,岂能欺负你这样的小毛孩,如果你师父在这里,我倒是可以讨教一番。”

“哈哈,我师父真在这里,直接就将你吓死了,还有不用拿什么辈分吓唬我,你和洪七公是什么辈分?”陈羽听了裘千丈的话,顿时大笑,要是说到辈分,整个江湖估计都没有他的辈分大吧。

“哼,老夫和洪七公当然是平辈相论了,但是要是说起武功,洪七公也未必是我的对手,怎么,你是洪七公的后辈?”裘千仞冷笑着说道,还以为自己已经吓住了陈羽。

陈羽也同样冷笑的看着裘千丈,但是陈羽的冷笑中却是浓浓的杀意,陈羽大声的对着郭靖说道:“大哥,你告诉他七公要叫我什么。”

其他人听到这里,都感到了不对劲,然后惊讶的看向郭靖,郭靖看到众人都看向自己,只能尴尬的摸了摸头说:“七公师傅要叫我二弟师叔祖。”

郭靖的话声一落,全场都落针可闻,只有陈羽黄蓉还有穆念慈在冷笑,过了良久众人才消化了郭靖的话,柯镇恶更是对着郭靖厉声道:“靖儿你在胡说什么,洪帮主乃是当今武林的泰斗,你岂可拿前辈的名号开玩笑。”

郭靖只能挠了挠头说道:“大师傅我真的没有骗你们啊,前几天我们还在一起呢,七公还教了我降龙十八掌,我怎么会拿他老人家的名号开玩笑呢。”

“什么?”柯镇恶这下是真的被吓到了,缓了一下才说道:“你是说洪帮主收你为徒,还教了你降龙十八掌,而且当时陈羽也在,洪帮主是叫他师叔祖的?”

“对啊大师傅,这件事情念慈也是知道的,对了徒儿没有经过师傅的容许就私自拜七公为师,还请大师傅处罚。”

郭靖听了柯镇恶的话之后,又想到了自己没有经过江南六怪的同意就拜洪七公为师,害怕柯镇恶怪罪,就跪了下去。

穆念慈见状也是赶快跪了下去然后说道:“诸位师傅靖弟说的都是真的,至于详细原因还要详谈,只是还请诸位师傅饶恕靖弟的过错。”

韩小莹连忙上前扶起两人说:“好孩子快起来,师傅们怎么会怪罪你们,你们能得到洪帮主的赏识收为徒弟,我们只会为你们高兴的。”

柯镇恶也是连连点头说道:“不错,能入了七公的眼,是你们修来的福气,希望你们不要堕了七公的名头,至于陈羽的事情我们后面再谈。”

陈羽看到这里知道说的差不多了,才转身对着裘千丈说道:“现在还怕我辈分不够么,接招吧!”

作势就要出招,裘千丈直接吓得跪倒了地上求饶道:“陈大侠饶命啊,我知道错了。”

“呵呵,‘铁掌水上漂’就是这样靠求饶得来的么?”陈羽冷哼着说。

“不是不是,我不是裘千仞,我是裘千丈,是裘千仞的哥哥,我只是假借我弟弟的名声骗你们的。”裘千仞立马说出了自己是骗子。

黄蓉这才明白了过来,走到陈羽身旁小声的对着陈羽说道:“羽哥哥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不然你不会一开始拦着我的。”

陈羽笑着对着黄蓉点了点头,没有解释,只是转头对着陆乘风说道:“这个裘千仞是假的我一早就看出了,他这高手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至于这个杯子,是他手中的戒指上的金刚钻切开的。”

朱聪听到陈羽的话,走上前去夺下了裘千仞手中的戒指,试着将杯子划了一下,果然杯子应声而断,众人都知道了这个骗子的把戏。

陈羽拿着剑走向了不断向他求饶得裘千丈说:

“你知道么,你做骗子我可以原谅你,你骗吃骗喝都可以,但是我最不能接受的就是你当汉奸走狗,卖主求荣,所以你必须得死。”说完就一剑刺死了裘千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