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龙枪骑士(1 / 1)

梦魇主宰 异地他乡2 6109 字 1个月前

此时的燃烧荒原,已经名不副实了,没了时不时从地底窜起的火焰和岩浆,空气中更少了硫磺的味道。

天空中,积年的乌云消散,夜晚,已经能看到了漫天璀璨的星河,是如此的美丽。

或许再有些年头,这里会有河流经过,沿途会有树木和花草生长,有野兽出没,有人类迁徙定居,并开始建造村庄或者城镇。

这里会变得富饶而繁荣!

按照人类的历史进程而言,这其实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

只要,亚特兰蒂斯,没有毁灭!

当然,此时的荒原还是荒原,虽然少了深渊气息的影响,变得正常了许多,可依旧荒凉。

而星空下的一簇篝火点燃,一人一马的搭配,就如同行走在荒野的旅人,弥漫着一种孤寂的氛围。

这本是法奥的感触,只是,还没等他靠近,那篝火旁的人就把这孤寂的氛围打破。

只见那位黑暗骑士远远的就向他招手,洪亮的声音传来:“快过来吧,我们已经等你很久了,久到,我都以为你来不了了。”

法奥的脚步微顿,又再次恢复正常,他并没有因为那人的招呼,而改变自己的节奏,他的步伐依旧稳健,神态依旧从容。

他虽然没有开启战体,但早已经召唤出了梦魇之力,滂湃的力量在他体内奔流不息,内敛,却如汪洋。

来到近前,法奥放下了食物和酒水,很是恭敬的行礼,道:“虽不知冕下身份来历,但这一次,法奥·加索尔,代表整个亚特兰蒂斯万千子民,向您,致以崇高的谢意。

此战,要不是您关键时刻出手,或许,亚特兰蒂斯的命运会走向另一个方向。”

黑暗骑士微微摇头:“太过了。其实,我出手的时候,并没觉得你们能赢。

只能说,你们的运气不错。”

这一点确实不假,法奥在苏醒后经过了数次复盘,都无法否认这一战,他们赢得无比侥幸。

无论是那五支来援的军团,在关键时刻破坏了血肉祭坛,及时关闭了空间裂缝。

还是眼前这位黑暗骑士出手,干掉了恶魔的最高指挥官大恶魔迪恩索斯。

乃至于,恶魔本身的混乱属性,在关键时刻不管不顾的逃亡,都是促成这场胜利的原因之一,也是不可复制的。

当然,谁也无法否认屠魔军团战士们的艰苦作战,正是因为他们的坚持,才能赢得最后的胜利契机。

“有些时候,运气也是一种实力。”

其实,来之前,法奥已经做过了预演,他知道自己不善于交流,所以早早地就做了些准备。

因为某些原因,他希望由自己来主持这一次谈判,所以,他回忆着梦魇之主数次附体后,与外人的交流方式和手段,准备了好几套方案。

而此时,他就按照着自己的方案,故作轻松道:“时间不会倒流,历史不会重演,所以,我们胜了,终究是胜了。”

“可问题是,我不觉得你们所做的有任何意义,我明白你们想通过斩断位面空间锚,割裂与深渊的联系。

但你要明白,只要这个位面还有价值,深渊就不会轻易放弃。

没错,大恶魔迪恩索斯确实死了,燃烧荒原这一处据点已经被扫清,但,结果呢?

我相信,你已经收到了消息?至少有三位半神阶位的恶魔领主已经降临,先期的他们会虚弱,会蛰伏,但这也只是先期。

当他们恢复过来后,如燃烧荒原这样的地方,他们可以塑造三处,而你们,不会有第二次机会,将这三处人间深渊之地彻底清除。”

法奥表面不为所动,但双手骤然握紧,一双锐利的眼眸也眯成了一条线,眸光微转。

他有片刻的沉默,才道:“冕下的消息,还真是挺灵通啊?”

“我与你们这个位面毫无关系,唯一做的,或许就是来之前花了些代价,找人恒定了通晓语言的能力,学会你们亚特兰蒂斯的通用语,以及知晓一些基本信息。

而与我有过交流的,除了你之外,就没有其他人了。

所以,你说的消息灵通是不存在的。”

迎着法奥疑惑的目光,黑暗骑士又想了想,才道:“其实,我是感知到的。

打个比方吧,假如把你们的位面看成一条河流,可能曾经元素充足的时候,算是一条大江大河,可以养活很多条大鱼。

但现在,元素枯竭,就只能算是一条小溪了。

而在这种情况下,又塞进去数条体型庞大的鲨鱼,你觉得会怎么样?”

“以你的战力,虽然勉强达到了史诗,但终究不是,所以,关于半神的能力,其实你并不了解。

坦白说,以我的感知,甚至不需要特别的关注,就能捕捉到空气中的别样味道。

比如说,这里有一股腐烂,枯萎,且腥臭无比的味道,如果我判断不差的话,它是蛇魔女王众多儿子中的一位,拥有蛇魔和远古塞壬的血脉,是腐烂沼泽的主人,经历过血战洗礼的次级恶魔领主,阿兹·达哈卡。”

说着,黑暗骑士又向着另一处点了点,道:“再比如说这个方向,还要一道气息,充斥着黑暗,沉寂,毁灭,以及死亡的味道。

按照我对蛇魔女王麾下众多领主的了解,应该属于最神秘的一位巫妖领主,我甚至不知道祂的名字。”

“至于这个方向传来的气味,狂躁,暴怒,以及炙热如岩浆,坦白说,这不是蛇魔女王该有的风格,如果我所料不差,这一位其实和蛇魔女王没什么关系。

再结合你杀的那头深渊牛头人,我觉得这一位应该来自深渊第600层,兽之君主麾下的半神级强者。

具体是谁,不好意思,我对兽之君主麾下的领主不太熟悉。”

说着,黑暗骑士还好心的解释了一句:“不要诧异为什么兽之君主会横插一手,就和你们位面各大帝国也会爆发战争,争夺土地财富一般无二,深渊巨头之间的竞争,可要比你们凡人的斗争要残酷的多。

你们人类都会派遣间谍暗影,深渊巨头们自然也不差了。”

即使沉稳如法奥,此时听到这个消息,脸皮都不由得抽了抽:“换句话说,我们现在面对的已经不是单纯的深渊第531层,蛇魔女王,莎克塔丽。

还得加一个深渊第600层,兽之君主,牛头人之王巴菲门特?”

似乎是愤怒到了极致,法奥居然被气的笑了,他呵呵一声,又道:“那假如,亚特兰蒂斯真的沉入深渊,到底归属于谁?”

黑暗骑士被这个问题弄得懵了下,想了想,才道:“大多数情况下,自然归属于胜者,不过,更大的可能是各有收获,各取所需。

亚特兰蒂斯的领土会被分割,直接嫁接在各自的位面上。

你要明白,获取领地的方式,可不仅仅是获得新的层面,也可以直接扩大。”

法奥只是有感而发,还真没想到黑暗骑士能给这么一个答案,给他的感觉,似乎,亚特兰蒂斯的沉沦,人类的毁灭,几乎已经成了必然。

这种感觉,让法奥很难受,极其的难受。

沉默,在篝火旁延续了一会,法奥终于收拾了下心情,振奋了一下斗志,拔起木桶上的酒塞,为两人都倒上了酒水。

清冽的酒液在碗中动荡,飘散的香气,在空气中肆意扩散,勾的人口水直流。

法奥缓缓将酒杯推到黑暗骑士面前,道:“很感谢冕下的告知,但我也有一点疑惑,请冕下解答?”

“你说?”

“冕下,应该不是真的黑暗骑士吧?为什么不以真面目示人?”

这并非是法奥胡说,确切说,对方的伪装堪称天衣无缝,只是,以他召唤了梦魇之力后的感知,面对面时,总感觉他的身上,很不和谐。

这应该是两人交流至今,法奥第一次尝试‘反击’,他犹记得梦魇之主的教导,谈判终究是一场博弈,不应该被人牵着鼻子走。

果不其然,黑暗骑士的表情也有一瞬间的奇异,他看着阿蒙的眼神中,有那么一点不可思议。

事实上,他也有不可思议的原因,为了潜入深渊,他的伪装术可是花了极大代价的,即使是那疯女人都没能窥破,祂手下的那些半神甚至没一个有过怀疑。

可现在,居然在这里被叫破。

只是,他们之间的博弈并没有持续多久,一颗长着独角的马头从旁边伸了出来,它一口干了黑暗骑士面前的酒水,又砸吧砸吧嘴,把法奥面前的也喝干了。

然后,迎着两人看过来的目光,他居然开口了:“你们丫的累不累啊?

一个龙枪骑士,一位武器大师,一个想要帮忙,一个谋求帮助,就不能都坦诚些?

记住了,你们是战士,不是那些虚伪的政客,干脆,直白,才是你们的风格,而不是现在这样,又是机锋,又是试探。

草,我在一旁听着你们说话,都嫌累得慌!”

语毕,这堕落独角兽毫不客气的将那坛已经打开的酒桶给叼走了,然后又伸头从桌子上叼走一大块兽肉,卧在篝火旁,大口咀嚼起来。

它吃的倍儿香,时不时再配一口酒水,看起来就美美哒。

只留下篝火边,桌子旁,无尽尴尬的两人,以及虚空中,都快笑猪叫声的阿蒙。

没错,谈判是一场博弈,但那也得看对象,假如面前的是各国统治者,是成熟的政客,自然要想着掌握主动,要有来有往。

可现在,两个战士的对话,用这些手段,就显得不够干脆了。

为了掩饰,法奥连忙将另外一桶酒水也给打开,又为两人倒上:“冕下的这头坐骑,可真是,咳咳,快人快语啊?”

黑暗骑士则笑着接过酒杯,也无所谓这个是堕落独角兽刚刚用过的,轻轻的品了一口,砸吧砸吧嘴,似乎再回味,又似是无奈道:“其实,我的伙伴说的很有道理,我们是战士,就该有战士的直率,拐弯抹角的就不要了。

先介绍一下吧,这一位我的伙伴,传奇独角兽,光辉·米瑞斯,恩,一位性情坦白直率的兽。”

说着,黑暗骑士手一挥,一股奇异的力量环绕着堕落独角兽旋转,只见独角兽打了个响鼻,它周身的黑暗和深渊气息尽数褪去,皮毛变得洁白,黑夜里,似乎都散发着光芒。

“至于我,你可以称呼我为阿瓦尼,龙枪骑士阿瓦尼·尼尔森。

假如某一天你有机会离开这个位面,去往位面之外,在某些地方,你可以报我的名字。”

紧接着,黑暗骑士又指了指自己,然后,奇异的力量扩散到他的身上,眨眼间,他已经变了模样。

原本黑暗环绕,周身泛起浓烈死亡气息的黑暗骑士,变成了普通的人类,他大约有五十岁上下,面容普通,衣着邋遢,看起来就像是城市里流浪的骑士。

但你只要多看他一眼,就会推翻之前的想法,因为他的那双眼睛,宝蓝色的眼睛里,沧桑的仿佛蕴含着历史长河,有数不清的故事。

“我和我的伙伴,自印记城而来,去往深渊第531层,蛇魔女王,莎克塔丽的领地,为的是完成一个任务。

至于具体的,你了解太多无意,我也不便多说。

你只要知道我们现在是逃亡时期,我们混入了恶魔军团,来到这个位面,本就是想借道,以及摆脱那疯女人的追踪。

至于,帮助你击杀迪恩索斯,其实真的只是我临时起意。”

龙枪骑士阿瓦尼做到了自己所说的坦诚,除了某些隐秘外,他的身份来历,都交代的清清楚楚。

法奥则微微有些失望:“所以,您真的不是亚特兰蒂斯曾经走出的先辈们?”

来之前,法奥对于黑暗骑士的身份,其实有过某些程度猜测,他最认可的一种,就是这一位曾是亚特兰蒂斯的某位外出的先辈。

应该说,从战职者兴起,千年以降,有数不清的传奇强者在寻找突破传奇,成就更高境界的方法和道路。

他们中,自然也有提起过诸如‘浅水养不出大鱼’的理论,而后,也有一大批强者前仆后继的离开亚特兰蒂斯。

他们并不是贪生怕死,想着在外位面苟活。

他们其实是去往位面之外,找寻战职者进阶的道路,以期有所成就之后返回,以绝对的力量,抵抗恶魔的入侵。

然而,他们离开后,就无一返回,哪怕再是惊才绝艳的战职者,都没能回来。

而黑暗骑士的突然出手,说实话,法奥能想到,作为一位半神愿意出手的原因,也只有这个了。

但很显然,龙枪骑士的自我介绍,已经否定了他的猜测,甚至,对于法奥的猜测,他还给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

“他们啊?大概都回不来了,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不能。”

阿瓦尼语不惊人死不休:“他们早已长眠于位面之外了,作为一名战士,战死沙场不算什么,但遗骸回不到故乡,确实是一种悲哀。”

“你什么意思?你是说他们,都死了?”法奥不淡定了:

“我得承认,这个位面的战职者体系很优秀,在各种战士类的力量体系中,它绝对是翘楚一般的存在,进阶传奇之后,更拥有【外位面止息】的传奇专长,保证了在虚无中生存的基础。

假如给他们一个公平的环境和成长的时间,他们确实拥有进阶的资质,到那时,反补亚特兰蒂斯位面,并非不可能。

但是……”

说到这里,龙枪骑士阿瓦尼用深邃的目光看着法奥,看的他心里发慌,道:“但是,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是十灾之首的深渊魔灾。

也因为,掀起魔灾的那些存在,绝不会给你们翻盘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