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玄级符宝(1 / 1)

一切完成之后他就离开了丽良宗,准备前往宗音邑的第三个动级人族势力。

宗音邑的第三个动级人族势力,驻地就在沛河县中,这个势力同样是一个宗门。

第一个止微宗差不多,在明面上只有一个灵动一重的太上。

最大的不同就是止微宗采取的是精英路线,而敦白宗采取的则是基层路线。

敦白宗里面光是正式弟子就有数千人,然后这数千个正式弟子之中还分了好多个级别,层层延展上去,就和一个金字塔一样。

敖皇再次大摇大摆的杀入了敦白宗,他们自然如临大敌。

可惜敦白宗的实力与敖皇的实力差距太大,敖皇都不用真正出手,只需要将龍威一放,他们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唯有一个在敖皇的龙威之下没有跪伏于地的修士,便是敦白宗的太上。

敦白宗的太上便是敦白宗的最强者,修为达到了灵动四重。

见了敖皇之后,立刻便五体投地,磕头跪拜,口中说着极尽赞美的话语。

“神龍陛下至尊至贵,天下无双,世间无敌,能得到神龙陛下莅临,实在是我敦白宗最为至高无上的荣耀!小人代表整个敦白宗欢迎尊贵的神龍陛下……”

敖皇一路以来,便顺风顺水,但也没见过这种见了他就直接纳头便拜的修士。

和个舔犬似的,甚至比舔犬还舔犬,倒也真的让敖皇惊讶了一把,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就将这个老家伙斩杀,而是听完了这个老货要说的话。

说了半天,敦白宗太上终于说到了正题:“神龍陛下,见到您的尊驾,小人实在是太过激动。能够在有生之年得见天颜,实在是小人八辈子才能修来的福气,小人无以为报,唯有一件宝物欲要献给神龍陛下,还请神龍陛下不要推辞。”

“哦?”

敖皇悄悄地施展了一道射覆秘术,已经知道了敦白宗太上的心思,却故作不知,装模作样:“你有何宝贝,还不快快给本座呈上来。”

“是。”

那敦白宗太上颤颤巍巍的爬起身来,又战战兢兢的走到敖皇近前:“陛下您瞧,就是此物。”

话音刚落,还未待敖皇去瞧,便见那敦白宗太上将手一翻,便有一颗鸡蛋大小的血红圆珠闪耀着赤色光华,如同一道闪电一般“唰”的一下就打到了敖皇面前,欲要将敖皇置于死地。

只听“轰”的一声,敖皇避无可避,那珠子猛然之间便直接炸裂开来,无数碎片四射,血红色的烈焰飞溅,将敖皇包裹在了其中。

这颗珠子可不是凡物,乃是一件符宝。

所谓的符宝其实就是一种特殊的符篆,本质有些类似法宝,像这个珠子,它就是一枚玄境符宝。

一旦施展开来,虽然只能使用一次,但是却可以发挥出踏玄境界的力量。

若是毫无防备之下被此珠击中,就算是普通的踏玄修士也得遭劫。

这枚珠子正是敦白宗的底蕴,乃是当年的一位老祖传承下来的宝物。

原本一共有七颗宝珠,数千年的时光里,敦白宗遇到了多次危机,一共用去了六颗,只剩下这最后一颗。

没想到危机来的这么快,最后一颗宝珠竟然也被用去了。

想到这里,那敦白宗太上心中好似滴血一般的痛苦。

但随后他又是一喜,虽然失去了一件强大的底牌,但是若是能得到一具纯血龍尸,那也是大大的划算。

至于谋害神龍被龍族追杀,或者是有人知道龍尸上门夺取,这根本就不是敦白宗太上要考虑东西。

因为他在使出这个符宝的时候就已经想明白了,七颗符宝已经用完,敦白宗已经没有了底牌,将来若是再次出现危机,敦白宗可能立时就要覆灭。

所以,他现在已经想好怎么跑路了。

至于他走了敦白宗会有什么后果,这却不是他要考虑的事情了。

因为他有了更好的选择,不想再困守在这个小小的敦白宗之中。

按照他的设想,他带着龍尸连夜逃跑,等到时候想办法将龍尸之中的精华提取出来,然后借助龍尸之力,他的修为一定会突飞猛进。

他听说龍血可以增强资质,如果谁能沐浴龍血,资质就会变得特别好。

至于有人得到消息想要抢夺,他心想自个得了龍尸就立刻逃跑,别人找不到他,又如何抢夺?

而龍族的报复,这就是他没考虑到的事情。

因为龍族离他实在太远了,像他这种小喽啰,对龍族真的不是很了解。

他虽然知道谁敢谋害神龍,定然会遭到神龍一族的全力围攻,但是因为他的层次太低,所以无法理解神龍一族究竟有多么强大,他还以为就像躲避那些普通人族修士一样,只要跑掉,在茫茫人海中,谁能寻到?

却不知龍族有着强悍的能力,哪有那么容易逃脱?

要真的这么容易就跑掉的话,到时候,妄想屠龍的疯子恐怕会多出太多。

正当敦白太上美梦做的正香之时,却见硝烟散去,一道璀璨的金光占据了他的全部视线。

只见一条银色应龍在虚空之中盘踞,脖子之上挂着一枚金锁,闪烁着耀眼的金色光芒。

无数的金色符篆团团旋转,形成了一个强大的保护壳,将敖皇保护在了里面,使其不受半点伤害。

看着敦白宗的太上,敖皇心中也有些惊讶,没想到这家伙的底牌这么厉害,虽然一颗符宝只能发挥出踏玄强者的一击之力,但也很是厉害,直接就触发了长生锁的自动保护机制。

“怎…怎么…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敦白太上看着他们敦白宗最强的底牌都没能伤到敖皇的一根毫毛,顿时便瘫坐在了地上,眼神呆滞,口中喃喃自语,来来回回就那么几句话。

敖皇看着这个原本给他带来了些许惊喜的蝼蚁,突然觉得有些无趣,抬爪一指,支离秘术施展而出,轻而易举的便将其化为了一堆碎肉。

……

《叹怜》有载:苦等不至如秋,心心念念渴求。若得登天梯,一览无余休。